在線音樂從多頭戰爭,變成了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的雙頭爭霸。

但不得不說,這場爭霸賽,已經從版權領域,開始走向更多元競爭。

畢竟,音樂平臺自身并不太出產音樂,版權爭奪戰最終便宜了坐地起價的唱片公司。

于是,競爭之中暗度陳倉的“聯手”,就變成了可能。

這一點,丁磊早有謀劃和“預言”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丁磊的預謀和預言

5月15日下午,網易云音樂最新宣布與少城時代達成版權合作,旗下藝人包括梁博、張碧晨等知名華語歌手。

而在4天前,網易云音樂剛與全球知名的華納版權達成戰略合作,雙方將在曲庫內容、在線K歌、音樂IP開發等音樂產業上下游領域展開全方位合作。

據悉,該合作達成后,網易云音樂將獲得華納版權130萬首音樂詞曲版權。其中包括Katy Perry、Madonna等國際知名巨星,和李宗盛、蔡依林等眾多華語音樂人的詞曲版權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網易猛烈地進擊,似乎正應了丁磊早前的一番言論。

網易CEO丁磊就在2月放言過:“我們希望在未來能夠回歸一個合理理性的價格?!?/p>

當時,這番言論所指,就是騰訊的音樂版權即將到期,而市場有重新版權洗牌的可能。網易云音樂苦無版權久矣。

資料顯示,騰訊擁有華納音樂、索尼音樂和環球音樂三大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。實際上,今年騰訊音樂與環球音樂的版權合作即將到期。這是的網易和阿里,有了盼頭。

3月13日,網易云音樂宣布與吉卜力工作室達成版權合作,獲得其旗下動畫音樂全面授權;近期,蝦米音樂也宣布與太合音樂達成數字音樂內容合作。

同時,阿里旗下的蝦米音樂還將滾石、S.M.、BMG三家優質音樂版權轉授給網易云音樂,作為去年9月,阿里巴巴領投7億美金給網易云音樂的后續動作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高曉松義演VS騰訊評書

此外,剛剛落幕的“相信未來”義演活動備受好評,4場義演活動一經播出,就霸占熱搜榜、話題不斷。王菲、樸樹、周迅、老狼接連上演“回憶殺”,最終全球有超過4.4億人次觀看了演出,全網熱搜超過300個。

而這個活動,正是大麥CEO李捷和網易云音樂CEO朱一聞,并由阿里巴巴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高曉松擔任總策劃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對此,騰訊也不是單純防守,而是在進攻。

在3月底與環球音樂版權協議即將到期時,以34億美元拿到了后者10%的股權,進一步鞏固了雙方的綁定關系。

就此,數娛夢工廠楊雪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,貧道以為:

騰訊音娛從購買方變成環球音樂的股東,入股的形式可以為其爭奪更多的話語權,深度綁定利益相關方,有利于續約談判。

而網易云音樂目前公布的多個版權合作,更多是在收復失地。

此外,丁磊的那個豪言,也不僅僅是為了和騰訊競爭更多音樂的版權,還在于不希望音樂平臺被版權方綁架,不斷的被哄抬版權價格,以至兩敗俱傷。

近年來版權價格水漲船高,根據騰訊音娛的2019年財報顯示,成本增速遠遠超過了收入增速。

三年前,騰訊音娛花了超過5億買下周杰倫的獨家音頻版權,今年3月底到期后,又不得不花了更高的價格進行續約。

兩年前,網易云音樂也花了5億才拿下華研國際的全曲庫授權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音樂巨頭為何急切要轉型

財大氣粗如騰訊,也在謀求轉變,在4月,騰訊音娛正式發布了長音頻戰略,推出新產品酷我暢聽,提供包含有聲小說、相聲評書、情感等19個內容品類的長音頻。

究其所以,書樂一貫的判斷就是:現階段,在線音樂平臺變現不能單純依靠內容付費,而是需要融入到泛娛樂更多的領域,如短視頻配樂、游戲音樂制作和授權。

讓包括音樂創作者在內的更多領域的內容創作者,可以通過授權音樂的方式,解鎖內容上更多的可能。

而做出上述突圍舉措,還只是一個互聯網巨頭在泛娛樂領域,期待版權制霸上的一個小花絮。


解鎖新成就?丁磊、高曉松眼中的云音樂,不再和騰訊“慪氣”


畢竟,音樂平臺自產音樂、挖掘音頻內容的比例只占很小一部分。各大互聯網巨頭更多是把音樂看作是泛娛樂戰略的重要入口,圍繞音樂來做線上直播、線下演出、衍生品開發等,進行多元變現。

整個音樂市場距離網易CEO丁磊所希望的版權價格合理,還有很漫長的道路要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