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享單車重燃戰火,只是誰也沒想到,挑事的竟然是一直低調的青桔。

4月17日,滴滴旗下共享單車品牌青桔單車獲得超過10億美元融資,由君聯資本領投,另一家國外基金跟投,具體的投資情況、方向等要素暫未公布。

據了解,這是青桔單車的首輪融資,也是共享單車頭部企業在2020年獲得的第一輪融資。

共享單車們,似乎由于互聯網的快速迭代,而有了“世紀感”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10億美元的“助力車”

在2018年2月,摩拜單車F輪融資也同樣獲得10億美元融資,而ofo即便是在最瘋狂的時期,最多的融資也只是2018年E2-1輪的8.66億美元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江湖,當年摩拜和ofo雙雄會的局面,隨著共享單車的全面崩壞,而獨留摩拜??梢患要毚蟮臓顟B并沒持續多久,哈啰與青桔相繼追上。

目前,共享單車行業從摩拜、ofo雙寡頭時代進入到哈啰、美團單車、青桔單車為代表的“三國殺”時代,不再單純依靠燒錢補貼,行業也經歷一輪漲價潮,正在逐漸回歸理性,追求盈利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對此,《長江商報》記者張璐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,貧道以為:

沒有錢景的共享單車,才真正擁有了前景,這引發了資本市場的欲望。

看似歸于平靜的單車行業,之所以再一次吸引大量資金加入戰局,就在于共享單車盡管依然是虧本生意,但它的想象空間反而較之過去大了。

尤其是電動車新規之下,以及電動車本身的壁壘正在松動,由單車、電單車而電動車而形成的共享、清潔出行,有可能形成一個場景小閉環,進而達成美團、哈啰所希望的生活服務引流可能。

摩拜在2017年7月就發布了摩拜助力車。

2019年6月,運營青桔單車的單車事業部與電單車事業部整合升級為“兩輪車事業部”。

今年1月的媒體報道顯示,哈啰出行電動車服務業務通過與線下門店合作售賣的方式,已經開始在國內8座城市落地運行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場景大閉環,有路無姿勢

此外,整個生活服務+共享單車這個大佬們心目中的場景大閉環,也在成型。

這個閉環的目的,就是將流量“滴水不漏”的裝在自己的App中,用共享出行連接起生活場景,并擴大用戶的活動半徑,這依然是一門值得投入的好生意。

賺錢不必靠共享單車,但賺錢必定有共享單車的羈絆,才是資本市場看到的日趨成熟的可能。

王興在2019年財報電話會議上就表示,廣告營銷收入永遠是美團非??粗氐囊粋€板塊。通過美團單車,美團能夠進行更好的營銷推廣,包括進一步提升用戶使用量,同時也能夠進一步使用戶通過共享單車入口進入到美團生態體系中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“三國殺”戰局將走向何方,目前來說,道路明確了,但騎行的姿勢卻依然茫然。

單車、電動單車、電動汽車和其他共享出行,形成一個組合式的服務網絡和流量閉環,是一個必然的方向。

問題在于,誰能挖掘出真正的流量轉換和增值服務的姿勢,且同時能夠有一個護城河來確保同行不會快速仿效而讓自己的絕殺“失效”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資本輸血,才能苦撐待變

顯然,美團、滴滴和哈啰盡管起點不同,但都在做同樣的事。

美團是從生活服務的大盤去補漏各種節點,比如共享出行(汽車、單車)。

哈啰則是從點到面,從單車為起點,逐步形成共享出行整個線去仰攻整個生活服務。

滴滴則介于兩者之間,現有共享出行的線段,然后對面(生活服務)和點(單車)同時進擊。

為此,2018年初,滴滴完成了對當時共享單車領域排行老三的小藍單車的托管,同時推出了自有品牌“青桔單車”和“街兔電單車”。有報道援引青桔單車內部人士消息,2019年青桔單車一直在拓展市場增加投放,峰值的時候實現超過1000萬單。

目前美團擁有的優勢是具有整個生活服務的全鏈條,即場景更全面,提供一站式的服務;哈啰出行和青桔單車則相對更專業和深耕共享出行。按單量計算的話,目前這三個玩家中,哈啰第一、青桔第二、美團第三。

三國殺中,大家的戰略并沒有特別的奇特之處,殊途共歸,而難點也就在于最后完成的一個流量閉環模型中,誰能夠真正讓流量在每一個環節里都達到最大的轉換可能。


沒了錢景才有前景,阿里、美團、滴滴,重啟共享單車三國殺局


目前都還只是理想,誰也沒真正達成過串聯。

現在,三國殺各方,要做的就是拿到資本,然后繼續試錯,爭取熬到姿勢成熟那一刻。